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
台灣輔仁大學神學院生命倫理研究中心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她們每人都要面對很大的挑戰,但最終堅持把孩子生下來。


01

看到一個生命成長,也看到她過得快樂,內心好安慰,覺得還好當初把她生下來

陳姐24歲時懷了男友的孩子,她的家人都不同意她把孩子生下來,爸爸除了帶她找男友興師問罪之外,更壓著她到婦產科墮胎。由於婦產科醫師見她不是自願過來,力勸陳爸爸帶女兒回去。憤怒的陳爸爸不放棄,隔天就要帶陳姐北上找長庚醫院開刀拿掉孩子。就在隔天一大早,清晨五點多,陳姐拎著前一天晚上偷偷準備好的衣服,自己一個人逃開家,到當時位於台南的未婚媽媽之家――露晞之家待產⋯ 閱讀更多


02

就算檢查出來有問題,真的要拿他嗎?妳可以這樣做嗎?孩子又真的有問題嗎?

醫生宣布李姐懷孕時,夫妻倆高興極了,為了好好保護胎兒,李姐一直很小心。孩子五、六個月大時,在一次產檢中,醫生發現李姐羊水特別多,當時陪同李姐去產檢的大姐還開完笑說:羊水多有什麼不好,孩子可以在裡面游泳!豈知醫生冷冷丟了一句:怕孩子畸形,這句話把李姐嚇壞了,一直擔心生下來的孩子會有問題。什麼才是真正的愛?是因為孩子聰明才愛他?孩子不聰明就少愛他?若是孩子有肢體上或智能上的問題,就愛的更少?⋯ 閱讀更多


03

孩子不管多麼嚴重,自己就是要照顧他一輩子

張姐懷老二時,她每個星期兩次帶母親到醫院洗腎。小孩大約四個多月時,有一天張姐照鏡子,發現自己脖子和手指出現紅點。檢查的結果是――感染德國麻疹。張姐發現自己上次懷老大時心情非常愉快,吃得好又睡得好;這次懷老二因為母親病情加劇,疲於奔命,又加上感染德國麻疹,實在很擔心也好辛苦。同事勸她把孩子拿掉,張姐卻表示雖然這個孩子不是預期中來的,自己當時也沒有餘力照顧,但孩子就是來了,就是一個生命在肚子裡,所以完全不考慮墮胎這件事⋯ 閱讀更多


04

胎兒的生命從受孕那時開始就是了,再如何也要留下他

王姐第一胎流產了。接著幾個月後,王姐又懷了第二胎,夫婦倆高興了一個多月,一次產檢時,醫生告訴她這個胎兒不太好,因為子宮內長了一顆瘤,相當大,成長速度會非常快,最壞的結果有兩種:第一是瘤搶了胎兒的營養,胎兒終因營養不良而萎縮死亡;第二是假如瘤壞死在子宮裡,會威脅母親的生命。醫生認為懷孕的風險太高,建議王姐拿掉孩子,王姐的媽媽和先生也認為保母親的命比較重要,就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了字,但王姐很希望生下孩子,於是假裝告訴他們要回去準備換洗衣物,回家後就沒再過來了⋯ 閱讀更多


05

為什麼醫生的判斷與事實不同?如果當初她選擇墮胎,不也就拿掉一個正常的孩子?

宋姐懷老二時,初期一切都很順利,一直到胎兒七個月大,在台中的醫院產檢時,醫師發現胎兒腦部發育有問題。她後來轉到台北的醫院做電腦斷層掃瞄和羊膜穿刺檢查,醫師也認為胎兒腦部發育不健全,左腦有萎縮現象,可能會造成孩子重度智障,而且有礙視力和聽力發展。後來再轉回台中的醫院檢查,醫師的結論也是:孩子腦部發育沒有好轉現象,同時要宋姐趕快定下剖腹時間,因為胎位不正。此時距離預產期還有十天。宋姐的娘家知道孩子可能不正常後,出於是為她好,不希望她後半輩子被改變的理由,非常堅持她把孩子拿掉⋯閱讀更多


06

若是每個人能多尊重生命,多些憐憫,人們會發現新生命反而帶來自我成長,使我們更滿全

洪姐的老三是在不預期的情況下來的,但愛孩子的他們知道懷孕了,還是感到非常興奮。懷孕一個半月時,洪姐到醫院做產檢,醫生用陰道超音波照了很久,然後告訴她是雙胞胎,有連體嬰的傾向,也不斷地提醒洪姐,既然早發現了就要儘早「處理」。醫生催促了許多遍之後,洪姐最後才懂,醫生所謂的「處理」指的是墮胎。洪姐耐著性子表示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生下孩子,絕對不會找醫生麻煩,而且會很感激他,但醫生完全不能接受洪姐的意願,反而認為她搞不清楚狀況,甚至當著她的面說有些孩子生下來,沒幾分鐘就會死掉。聽到這句話,洪姐覺得很殘忍,也很難過,傷心地離開醫院⋯閱讀更多


07

這是我的孩子,自己要堅強起來,媽媽好了,孩子也會好;媽媽站得住,也才可以扶持孩子一齊往前走

周姐已有一子一女,第三胎五個多月時,家裡爆發許多事:先生被裁員又外遇、經濟來源頓失、搬家,除了這些困難外,她還得服侍重男輕女的公婆,面對這樣的家,周姐很想自己一走了之,但又捨不得兩個孩子,有時也想著趕快找工作維持生計⋯周姐心裡好掙扎。周姐把心中的重擔向母親傾訴,拜佛的母親告訴她,這個孩子就是和她有緣,無論如何都不可殺生;周姐的妹妹也認為既然懷孕了,就不要扼殺孩子;還有周姐的一位好友表示,若周姐是生下來無法養的話,她可以收養。猶豫徬徨的周姐反覆思考要不要留下孩子,最後覺得拿掉孩子就是殺了他,心裡一輩子都不好過,既然孩子選擇了她做媽媽,自己就有責任要保護他⋯閱讀更多


08

當母親一發覺有狀況,去看醫生,證實懷孕後,她就得承認肚子裡有了小生命

潘姐在懷老三之前曾得重感冒,不停地吃感冒藥。起初感覺好像懷孕時,她曾經到醫院驗尿,但醫生說沒懷孕,也為她打退經藥。月經還是一直沒來,但病中的潘姐無心留意,繼續吃感冒藥。幾個禮拜後,她感到肚子愈來愈大,照了超音波,才發現自己懷孕了。潘姐和先生很喜歡小孩子,但發現懷孕時,潘姐最在意的是自己曾經吃了大量的感冒藥,很擔心影響胎兒的健康。醫生建議她此時要拿掉胎兒還可以,也催促她要墮胎就趁早。潘姐感到很為難,她很想知道這些藥會不會讓胎兒不健康,但問了很多醫生,就是得不到正確的答案。最後她聽說胎兒受傷害的機率應該不大,應是不會傷到胎兒,就決定留下孩子⋯閱讀更多


09

這個孩子生下來,不管是好是壞,都由我一人承擔,你們不用操心

郭姐已有一子一女,懷第三胎時是38歲,當時感到很驚訝。懷孕四個月時,一天,先生載她去產檢,在回程的路上,他們的車子突然煞車失靈,整部車失控地撞上前面的大卡車。郭姐是信仰耶穌的基督徒,面臨生死關頭,她大叫:「主啊!救我!」然後看到引擎蓋的鐵皮一直捲,捲到腳前停了下來,他們夫妻倆都沒有受傷。這次車禍之後,郭姐的婆婆開始很不高興,認為這個孩子不吉祥,要郭姐去墮胎,郭姐娘家也同意,姐姐甚至奉命北上,要帶她去墮胎。先生因為不敢違抗母命,也要帶郭姐去墮胎。但是郭姐認為這個胎兒是個生命,是神賜下的禮物,無論如何都要保住他⋯閱讀更多


10

知道有他的時候,就感覺已經很愛他

吳姐年輕時朋友很多,常常一夥人邀約出遊,也過慣了夜生活。她那時已有一位認識多年的男朋友,倆人一直都在一起。有一陣子吳姐感覺身體不太對勁,月經晚來了一個多禮拜。她連續到兩家醫院檢驗,確定已經懷孕一個多月。雖然吳姐心理早已有準備,但當下她還是感到很驚訝,剎時間曾想過該怎麼辦,要不要把孩子拿掉,但就只有這麼一瞬間,隨即轉念想道不可以,這是個生命,這個寶寶一定很可愛。吳姐在一知道懷孕的時候,就感覺很愛他,而且在日記上畫下他小小的形狀,之後就什麼問題都沒想,就是要把他生下來⋯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