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拐賣嬰兒的婦產科醫生罪不至死?
Why the Chinese baby kidnapper shouldn’t die?

前陝西富平縣婦幼保健院產科副主任張淑俠被控拐賣嬰兒罪成,判死刑緩刑2年。她曾多次欺騙初生嬰兒的父母,指他們的孩子有先天性傳染病或殘疾,說服父母放棄嬰孩後,將其賣給山西的人口販賣者。誰是促成這種惡行的罪魁禍首?中國的一孩政策製造了販賣兒童的供求,更徹底使道德崩潰,為人民帶來災難…
Doctor Zhang Shuxia, an obstetrician in the Shaanxi province, was sentenced to death for child trafficking. She told her patients that their newborn child was deformed or sick to convince them to give up their child for adoption. However, the 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 documented government officials confiscating and selling children born in violation of the one-child policy. China’s birth control policy provided the demand and supply of children, which also resulted in two disasters: the moral and demographic.

閱讀Life Site News評論全文:
Read the full commentary from Life Site News:
Why the Chinese baby kidnapper shouldn’t die
Chinese doc. guilty of trafficking newborns

瑞安市13個月大嬰兒遭計生辦車輛離奇輾死 13-month-old baby crushed under wheels of family planning officials’ car

2月4日中午12時許,中國浙江省瑞安市馬嶼鎮清祥社區幹部一行11人到該鎮東山頭村,要求計生違法對象陳連弟、李玉紅夫婦依法繳納社會撫養費。期間,陳連弟情緒激動,強行阻撓,工作人員動員李玉紅至鎮裡繼續做思想工作,當時李玉紅已同意並與社區幹部一起上車,其13個月大的嬰兒由陳連弟懷抱著,車子起步後,發現李玉紅13個月大的嬰兒被車輪輾過,社區幹部迅速將男嬰送往瑞安市第三人民醫院搶救。送院後,該男嬰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死亡。

資料來源:新浪香港

中國官方智庫呼籲取消獨生子女政策
Chinese think-tank calls for end of country’s one-child policy

中國國務院下屬的一家智庫發佈一份報告稱﹐中國應該開始在一些嚴格執行一孩政策的地區放鬆一胎限制﹐並最終全面取消一胎限制。這份報告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China Development Research Foundation)發佈。據新華社報道說﹐報告提到了中國迅速降低的生育率和即將到來的各種人口失衡狀況﹐認為獨生子女政策已經失去效用。新華社援引報告的原文說﹐在2020年以後﹐中國將沒有必要繼續對生育進行計劃控制﹐事實上﹐中國到那時應該開始鼓勵生育﹐以避免未來生育率降到危險水平。

中國的計劃生育機構認為﹐獨生子女政策成功地減少了大約4億人口的出生﹐但是﹐中國人口迅速老齡化對經濟的影響引發了人們的擔憂﹐再加上性別失衡加劇﹐以及權利意識的增長﹐越來越多的學者和普通市民開始公開質疑計劃生育政策。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執行方式有時非常野蠻。

A Chinese government think-tank is urging the country’s leaders to start phasing out its one-child policy immediately and allow two children for every family by 2015, a daring proposal to do away with the unpopular policy. The official Xinhua News Agency said the foundation recommends a two-child policy in some provinces from this year and a nationwide two-child policy by 2015. It proposes all birth limits be dropped by 2020, Xinhua reported.

閱讀全文 For more information:
中國官方智庫呼籲取消獨生子女政策
Chinese think-tank calls for end of country’s one-child policy
Chinese agency calls for end to one-child policy

文章節錄:湖南孕婦足月遭強制墮胎母子雙亡

中國陝西省孕婦馮建梅遭強制墮胎引發國際關注後,不少曾遭當局強制墮胎的孕婦與家屬,也紛紛出面指控當局的非法手段。湖南有年輕孕婦懷胎足月卻遭強制墮胎,母子雙亡。

湖南省瀏陽市21歲孕婦劉丹,因與孩子父親尚未達到合法結婚年齡,無法登記結婚,但兩人已訂婚同居,在2009年2月底,距離劉丹預產期不到10天時,當地計劃生育人員卻不由分說衝入小情侶的住所,將劉丹強押至醫療設備缺乏的「計劃生育服務站」強制墮胎,孕婦則在產下死胎後七孔流血殞命。母嬰雙雙喪生的悲劇點燃家屬憤慨情緒,當地政府在家屬抗爭下,草草賠償32萬元人民幣了事。

閱讀原文:殘忍 足月被迫墮胎 母嬰雙亡

文章節錄:八旬拾荒婦收養三十多名棄嬰

原文: Heroic Chinese mother saved 30 children found dumped in the trash
中文翻譯: 生命恩泉

88歲的樓小英可能快要走到人生的盡頭,但在浙江省金華市她的名字不會被遺忘。以拾荒為生的樓小英先後收養過30多名被遺棄的嬰孩。

她說︰「我們連破爛都撿,何況是人呢?這些孩子需要愛和照顧。他們都是寶貴的生命。我不明白人們怎可以把如此脆弱的嬰兒留在街上。」

在中國的一孩政策下,超額生育要面對高昂罰款。根據估計,中國每天約有三萬五千宗人工流產個案,當中有不少是被逼的。調查發現一孩政策剝削人權,計生辦官員很多時用強迫墮胎或殺死初生嬰兒等手段來處理超生個案。

樓小英說她自1972年起開始收養棄嬰,當時她在垃圾堆中發現一名被遺棄的女嬰。她最小的孩子是只有7歲的張麒麟,那是她82歲時在垃圾箱發現的。

「雖然我已年老,但我不能不理這嬰兒讓他在廢物中死去。他長得很可愛,也很需要我。我要把他帶回家。」

文章節錄:遭強制引產婦女馮建梅獲7萬元賠償

懷孕7個月被強制引產的陝西安康婦女馮建梅的律師張凱星期三(7月11日)表示,當局向馮建梅及其家人提供了7萬元人民幣的賠償。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也報道了有關賠償的消息,並且援引當地官員的話說,簽署這個協議意味著當事雙方將不再提出任何同這一事件相關的問題。

馮建梅及其家人的律師張凱表示,這個賠償是不夠的,這個賠償不足以彌補馮建梅和她的家人蒙受的精神痛苦。他說這只是他的個人意見。既然雙方已經達成協議,他作為代理律師將不會採取進一步的法律行動。

馮建梅事件在中國國內引發了新的要求廢除一胎化政策的呼聲。

閱讀原文

文章撮要: 對華援助協會設基金協助一孩政策受害人

原文:
New fund launched to defend women, children from forced abortions in China
Clock Tolling On Forced Abortions
中文翻譯:生命恩泉

傅希秋牧師
相片提供: 對華援助協會

對華援助協會的創辦人傅希秋牧師,趁著早前陝西婦女馮建梅被迫引產引起國際關注之際,成立專為協助一孩政策受害人的基金,藉此儘快終止中國的一孩政策。

傅牧師6月19日宣佈成立中國兒童保護基金時這樣說:「中國的強制墮胎政策已進入倒數階段。」

根據協會職員所說,基金會用作聘請律師幫助遭計生辦官員威嚇的家庭、支付高昂的超生罰款以及搜集其他一孩政策下的高壓手段。

這行動源於一幅駭人的照片早前在網上流傳,相中顯示一名年輕母親躺在她被強迫引產的死嬰旁邊。馮建梅的丈夫鄧吉元(是他把照片上載)至今仍在逃亡,而馮建梅被軟禁在醫院,家人一直被人跟蹤和騷擾。

「一顆生命在6月3日遭白白斷送。不幸的是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生命在類似情況下被殺害。當地的官員已承認這次的強迫引產是違法的,我們會施壓要求有人為此事負責。」

「其他國家亦應要求中國政府終止這野蠻和落後的行為。強制墮胎壓迫婦女和她們未出生的孩子,是不可行的。」 傅牧師說。

對華援助協會也關注湖南長沙曹如意的個案,懷孕五個月的她曾被威脅强制墮胎

文章節錄:陝西懷孕7月孕婦交不起罰款被逼引產

陝西安康市孕婦馮建梅因無錢交納4萬元的超生罰款,被安康市鎮坪縣曾家鎮政府非法拘禁,並強制引產腹中胎兒。

馮建梅被推進了手術室。6月3日大約下午4時,醫生給其打了一針麻藥之後,又給她打了引產針。6月3日晚,得知情況的大姐鄧吉梅趕到了病房。4日凌晨3時,一個嬰兒離開了馮建梅的身體,當時馮建梅要求看一看這個嬰兒,醫護人員同意了,面對著淒慘一幕,在場的鄧吉梅便拍下了馮建梅和這個過早離開塵世的女嬰的照片。這個孩子,後來埋在了老家後面的山坡上。

6月2日當天,遠在江蘇南京的二姐鄧艷接到一條短信,短信是一個18992521###的號碼發來的,內容是:「4萬,一分不能少,我都給你爸說了,他說沒錢那還能怎樣,還是你們大意了沒當回事。」

閱讀原文